首页 头题 要闻 城市 社会 县区 外媒 理论 文化 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双矿 > 正文

矿工家里年味浓

2019年02月11日      来源:     记者:

“乌金”带给了我们夜晚的万家灯火,开采“乌金”的煤矿工人队伍有“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称号。临近春节,煤矿工人的年又有怎样的味道呢?带着这个问题,笔者来到了东荣二矿,看看这里的矿工是怎么过新年的。

刘志山和刘涛这对父子,都在东荣二矿上班,这在二矿是一桩美谈。刘志山在二矿干了16年,儿子刘涛是2018年4月份到的二矿,干了还不到一年,可是工资都比他父亲高了。这是为啥?因为自从矿长刘金奇于2017年8月份到任后,进行了工资制度改革,真正实现了多劳多得。刘涛26岁,年轻力壮的,出的力多,当然挣得多,爷俩的工资加一起,每个月都能过万。刘志山的媳妇王凤艳是家里的“帐房先生”,她说:挣钱啦,但是不能乱花,得计划着来,给儿子攒着,谈对象、娶媳妇,这才是大事呐!今年年前,女儿和女婿从山东回来了,女婿被矿里的高工资吸引,也投身进了矿山,在掘进707队工作。刘志山老两口笑的合不上嘴,往年只有老两口过年,今年一下多了三口人。王凤艳和女儿刘玲早早地就去逛了市场,买新衣、买水果、买年货,忙得停不下来,儿子和女婿下了班也帮忙贴福字、贴对联,刘志山坐在家里的床上歇着,心里美着呐。

金龙家是二矿的困难家庭,去年双矿公司领导还去家里慰问。金龙的爱人是肾病综合症,不能出力、不能生气,平时全靠金龙一个人撑起整个家。上班前要准备好爱人的饭菜,下班后还得做各种家务。以前每个月挣个两三千块钱,还了房贷还得还欠亲戚的钱,媳妇每个月的药钱也是一大笔开支,根本攒不下,一到过年就愁得唉声叹气。可今年不同了,自从二矿效益好了起来,这一年多来,金龙每个月能挣六千块了,把欠的钱都还了,慢慢的房贷也能还利索了。金龙的儿子还没毕业,在齐齐哈尔实习,得年三十能到家,可是金龙今年早早地就贴上了福字、买了彩灯,年货也都准备得齐齐整整,就等儿子回来放鞭炮呢。金龙两口子说,虽然咱家不能像别人家过年那样奢侈,但是日子有盼头了,媳妇身体越来越好,生活也越来越富裕,早晚咱也能奔小康了!

今年,李凤明的爱人李凤英又是自己一个人在张罗着过年。从2007年到二矿上班,李凤明就没在家过过年三十,最早也是大年初三才回家。李凤明是综采队的班组长,2016年,他的小班还获得中国煤炭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颁发的第二批全国煤炭工业“三基九力”建设优秀区队、优秀班组奖。由于小班的工友家都比较远,为了让忙了一年的工友们都能回家,他每年都主动申请年三十值班,一直坚持了十二年。每年,李凤英都是带着儿子李鹏远和李凤明的老母亲一起过年,她说,没事,年过不过能咋地,只要人平安、矿平安,就行。李凤明说,这几年,挣的钱都花在他和儿子身上了,为了方便上班,给李凤明买了车;为了儿子长身体,经常买些有营养的吃。爷俩的衣食住行从来不用操心,都是李凤英一个人张罗,她自己却从没买过一件化妆品。在爷俩的眼中,素面朝天的李凤英是这个世上最美的妻子和最美的母亲。

刘 辉 刘学海 摄影报道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