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题 要闻 城市 社会 县区 外媒 理论 文化 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文化 > 正文

冬日等待

高瑞卿

2019年01月08日      来源:     记者:

“山川载不动太多悲哀,岁月经不起太多的等待……”嘴里哼唱着这首早就不流行的歌,岁月的时钟翻转到二十多年前,那时正值隆冬季节,街上的大喇叭到处都在唱这首歌。

入冬后,我们常常会想起鲁迅笔下的捕鸟场景,我也在等待那样一场不期而至的雪,雪厚到让鸟儿们没有寻食的去处,可是雪总是很羞涩,似不敢不邀而至,农人们开始有些焦急地说:“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这第一层被都那么吝啬,漫山遍野裸露着他们的肌肤。淡黄色的麦茬还直挺挺的炫耀。枯干了的红芙蓉远远看去黑里透红像一群收秋后的农人的脸。沿着国家一号风景大道一路前行,夏日里的风景秀丽收敛起来了,正应了那句“秋收冬藏”。他们都回去养精蓄锐等待迎接明年的游客了。只有马镇的大门还那么炫目,宽阔的马路任由驰骋,再没有夏日里的拥挤,走到这里仿佛夏日里音乐节的节奏还在耳边回想,我的心开始等待,等待下一个音乐节的繁华。

离开马镇一路往北,这里是海拔1348米的高速公路,即便坐在车里也依然能感觉到外面的风吹的紧,大约五公里左右,前面的飞行小镇正在建设中,因为是冬天了,停止了施工,那半成品的小镇没有绿草如茵鲜花盛开的掩映,也没有风姿摇曳的大树的遮挡,这个时候看到的是完全的素颜,红色的砖墙显得格外耀眼,这个小镇也在等待,等待明年游人门庭若市,等待明年春暖花开,等待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面孔,冬日里是等待也是思念。

从马镇开始除了有一条四车道的宽阔马路以外,还有一条红色的慢行旅游路线,冬日里没有骑自行车的游客,慢行车道也是那样等待着。但红色的慢行车道搭配黑色的柏油马路再加上黄色的小山,山上白色的风力发电的大风车也构成了一副小的水墨画,尽管单调也别具一格。那风车时而转时而停,似乎告诉人们不要只在乎速度也要在乎一下质量不是吗?黄色枯干的小草此时和风为伴,为风静止、为风起舞,那么专情,谁也不能进入他们的圈子,也不懂他们的密码,好羡慕他们的亲密。黑色的柏油路默默的注视着山上的一举一动,学会了冷眼看世界,它似乎告诉人们除了热闹,寂静也是令人享受的。对于它们而言,人只是一个外星世界里的小精灵了。

冬日里坐在窗前,看着人家屋顶上蓝天白云的涂料,总会想起小龙女那超世的武功,想起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的雄武,想起贾宝玉林黛玉那个可以挡雪避寒的斗篷,冬日是寂静的,冬日里的思绪可是随意飘扬的,冬日里等待着春光灿烂,思念着繁花似锦的夏季……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