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题 要闻 城市 社会 县区 外媒 理论 文化 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文化 > 正文

难忘咸菜相伴的时光

于帅军

2018年12月04日      来源:     记者:

入了冬日的门口,菜园已不见鲜嫩嫩的蔬菜,餐桌上自然也少了许多菜肴。这时,我会想起小时候,每当到了秋末冬初,家家都会腌制很多咸菜,那一缸缸的咸菜,是乡邻们的主要副食,伴他们度过漫长的冬季和疾苦的岁月。

当田野空旷一片,庄稼已进了农家的院落,北风渐渐来袭,人们便开始准备过冬的咸菜。这时,井沿旁就会热闹起来,家家户户的婶娘们便会到那里去洗将要腌制的蔬菜,幽寂的井边逐渐响起婶娘们的欢笑声,她们将蔬菜用条框运到井沿,再准备好洗菜用的盆子和刷子等工具,大家伙边洗菜边谈天说地,嘻嘻哈哈的,热心的邻居大叔为她们打水,吱吱嘎嘎的辘轳声,更增添了热闹的旋律。洗过的胡萝卜、白菜、芥菜、姜不辣,水灵灵的放到筐子里,煞是好看。然后一担担、一筐筐、一桶桶将洗好的蔬菜被手脚勤快的婶娘们再运回家中。其中大白菜的腌制需要切开,母亲先往大缸里横向放几颗大白菜,再纵向放几颗,使劲用手压一压,在撒一些大块的盐粒,然后接着再放几排菜,压实,撒盐,直至把大缸装满,最后倒入从井里新打上来的水,中间放上一块方方正正的压菜石,这样才算完毕。

因为腌制蔬菜还需要发酵时间,这期间母亲还制作些不需要发酵的咸菜,以对付缺菜的日子。清晰记得一种叫做辣菜的咸菜,是母亲常做的一种咸菜。用萝卜切成丝,芥菜疙瘩切成方块用水煮熟,然后和萝卜丝拌在一起,洒些盐,盛在碟子里,晶莹剔透,味道独特,吃到嘴里美滋滋的。此外,母亲还用芹菜、胡萝卜丝拌成小菜,红绿相间,鲜艳夺目,不觉间增加了孩子们的食欲。同时,母亲还说,多吃这样的咸菜对眼睛有好处。

北风呼啸,大雪飘飞,每一个土屋都在接受严寒的洗礼。为了御寒,母亲每天早早点旺炉火,熬煮高梁米粥,然后再切上一盘腌白菜,白的帮,绿的叶,黄的瓤,再拌些葱花和香油,不淡不咸,香脆可口,就着刚刚熬熟的高梁米粥,吃得特别爽口、香甜。

村邻们相互串门时,如果赶上谁家吃饭,主人都会让着尝一尝自己腌制咸菜的手艺,而串门者也会毫不客气。当听到赞许声时,主人脸上就会洋溢着得意的微笑,淳朴而灿烂。过后,少不了盛上一碗或一盆子腌菜,让孩子给邻居的大伯大娘送去,菜里菜外,是一份浓浓的邻里情。

其实,每户都有储存的蔬菜在菜窖里头,因为东北的冬季漫长,那为数不多的蔬菜,只能计划着吃,在家里来客人或者过年时,母亲才舍得把储存的蔬菜做成菜肴,平时主要副食以咸菜为主。直到来年地里长出新鲜的蔬菜时,咸菜才渐渐的由主变辅了。

据说,乡邻们至今仍然一年四季几乎顿顿都离不开咸菜,尽管现在生活发生了变化,不再为吃穿发愁,而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让他们舍不得丢掉。吃饭时,餐桌上不管菜肴是否丰盛,唯独不能少了一盘咸菜。也只有就着自己亲手腌制的咸菜,这饭吃着才会更加有味儿、香甜。

那些清贫、淳朴、充满节俭勤劳的日子,已渐渐离我们远去。而留在心里的过往,随着时光的流逝会更加的清晰,因为苦乐相伴的日子,让我们懂得了珍惜, 珍惜今天幸福而富足的生活。

编辑: